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三山岛 > 三山岛快讯 >

湖岛虬枝天下奇

时间:2010-09-23 22:03来源:苏州三山岛 作者:太湖之间 点击:
湖岛虬枝天下奇---记全国盆景艺术展获奖者朱能养

水石

三山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,是由于湖面效应的增温作用。岛上四季花续果累,满山遍野挂满枝头。三山的山,由北峰(即北山)、中峰(行山)、南峰(小姑山)三座峰组成。而每一大山又拖一小山,如北峰拖东泊小山,中峰拖西湖小山。三山的水,随风向不同而现奇观。如东南风,顺济桥前白浪滔天,仙人洞后则湖平似镜。春水见虾游,秋水清见底。东泊浜湖边卵石遍地,湖沙绵延数百米,乃一处天然浴场。
三山“一怪”
 
朱老师
人说三山出怪人,其中有一位是喜好上山挖树桩制作花木盆景,并将这一技艺无私传授给众人的小学教师,他就是曾在全国盆景艺术展览上获奖的朱能养老师。
提起朱能养,三山岛上没有不认识他的,也没有不敬佩他的。这倒并非因为他曾当过岛上小学的校长,后来又在校办企业走南闯北经营过书画业务,而是由于他十分难得的为人。按理说,朱能养凭着一手制作盆景的技艺和现有的上百盆花木盆景,完全可以发家致富,然而,他守着一个精美的盆景园,一盆也不肯出售。而从他那里学会技艺的乡亲们,家家上山挖树桩,制成盆景后卖出个好价钱,又多了一个致富门道。在人们心目中,朱能养是个痴迷盆景艺术而又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现今少有的读书人。
认识朱能养,是在十几年前,后来我曾陪两位作家去探访过他。最后有机会再次登岛看望他,发现他虽搬了家,却仍住在平房老屋,生活依然简朴,惟一富足的是他的满园盆景和精神生活。走进客堂,迎面可见“雪雨斋”横额,显示主人洁白如雪、滋润如雨的品性。东墙悬挂着国画大师齐白石小女齐良芷的《虾嬉图》,八只墨虾,三五成群,天趣自成。西墙挂一幅吴县籍上海画院老画家郁文华的《牡丹图》,国色天香,花繁叶茂。名画佳字,满壁生辉。
再观朱能养,虽年届67岁已退休在家,孙儿外孙绕膝,安享天伦之乐,但从其眼镜片后透出的炯炯目光,以及接待前来观赏盆景的游客的忙碌身影,可见他生活的充实。听口音,他显然不是当地人,而像是邻近人氏。原来朱能养祖籍昆山,也算是书香门第,祖父喜好收藏昆石,他自小耳濡目染,受其熏陶。从师范学校毕业后,却被分配至三山岛上任教,远离尘嚣,孤身一人,为排解寂寞,课余他便在湖岛的山头转悠,寻觅奇桩怪石,偶有发现,就带回住处赏玩。此事起始仅是消遣而已,却不料久而久之竟成了他人生的一大爱好。
其实,朱能养并不是一开始就爱上盆景制作的。作为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,他与同龄人一样好奇,也装了一只当年时兴的矿石收音机,在与世隔绝的小岛上收听广播,了解大千世界。谁知,那年代天天讲“阶级斗争”,朱能养听小收音机自然成了排查目标,幸喜他人缘好,也确实没有“扩散”什么不良消息,所以未受到查处,但他却犹如惊弓之岛,赶紧与矿石收音机“拜拜”,转而选择了不声不响的树桩山石为伴。
当时,根本找不到有关盆景艺术的书籍,更没有行家指点,即使有此爱好也不敢张扬,怕被说成“玩物丧志”,朱能养只能自己摸索着摆弄觅得的那些小树桩。
老龙探海
 
朱老师的盆景
朱老师的盆景
教书育人之余,朱能养依然踏遍三山,在峰巅崖边寻寻觅觅。老天不负苦心人,70年代初的一天,他来到北山,搜寻的目光骤然凝聚在一棵“雀梅”上,只见虬枝横陈,形若蛟龙,绝佳的树桩也!此番惊喜,不亚于发现珍宝或犹如娇儿降生。他赶紧用工具小心翼翼把它连根掘起,又仿佛怀抱婴儿一般,疾速返回住处。然后,他紧闭门户,移桩入盆,再用细铅丝扎枝成形,呵护珍藏。然而,盆景制作是门技艺,倘修扎失当,一旦成形,便再无法挽救,朱能养为此而深感苦恼。
幸喜,他一周半月都要上东山镇中心校学习和开会,随便暗中投师访友,求教技艺。终于,他结识了一位叫叶青的老先生。此老交游广泛,学养深厚,对朱能养十分看好,极愿传授知识,还常带他出门学艺。于是,朱能养有幸跟随叶老先生赴苏州盆景泰斗周瘦鹃家宅,观赏奇花名盆(景),聆听园艺要领,效学处世做人。还一同到木渎古镇,至评弹艺人刘应天处观赏水石盆景,同样获益匪浅。后来,朱能养不仅成了前两位老先生的忘年交,还常与刘应天交流切磋盆景技艺。
至此,朱能养才从感性知识上升为理性知识。逐渐通晓苏派盆景的艺术意蕴和制作规程。原来,觅得原始树桩后,还应去鞠存精加以修剪,其枝蔓成形还须讲究扎法。他以往“土法上马”,显然有误区,扎枝应使用细棕丝,叫“棕扎”。于是,他赶紧将原来的细铅丝全部换成“棕扎”,像现今的树根雕一样精心依样修扎成景。自然,最使他废寝忘食伺弄的是那盆形若蛟龙的雀梅,它遇上朱能养是有缘,朱能养觅到它是有幸。
三山岛是座风光秀丽的湖岛,许多著名画家常上岛写生。著名山水画家亚明,曾在浑然天成的板壁峰前惊叹不已,并作诗曰:“吴越干戈史,此峰可作证;中华今一统,江南享太平。”可以说,板壁峰像座巨型水石盆景。美术大师吴冠中曾带领学生上岛写生,经人介绍去看朱能养的盆景,赞誉那盆雀梅是不可多得的珍品。而最使朱能养感奋不已的是,江苏南京博物院赵凤池教授这位知音,特意为“雀梅”赋诗曰:“虬枝横斜出盆口,犹似老龙探海来。”从此,他最钟爱的那盆盆景得名为“老龙探海”。
“文革”动乱期间,朱能养得到它而只能秘藏不宣,生怕被人作为“资产阶段生活方式”的活典型加以毁灭。1976年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人民扬眉吐气,为了欢庆第二次解放,讴歌新生活,有关部门决定在北京举办全国盆景艺术展览会。吴县有关部门得到通知后,听说三山岛上有盆景珍品可参展,于是委派东山镇领导上岛动员朱能养为吴县争光。正好县里几位老领导倡议在东山雕花楼也举办全县盆景花卉展。朱能养便将《老龙探海》送去展出,在全县收集到的数十盆展品中,《老龙探海》确实不同凡响,力压群芳,品位出众。就这样,该舅景以吴县花木公司的名义(但标明制作人为朱能养),千里迢迢送往北京参展。在全国盆景艺术展上(据说这是全国第一次盆景展),朱能养制作的《老龙探海》,虽非粗枝老杆,却似腾跃欢舞的蛟龙,虬枝劲须自盆口直探盆外,枝长数倍于躯干,造型别致,令观者赞叹不绝。人们惊异,以精巧著称的苏派盆景,竟有如此气势恢宏的作品!《老龙探海》获奖理所当然。
喜讯传来,县里、局里、镇里的有关领导皆向朱能养表示祝贺,赞扬他为吴县赢得了殊荣,同时希望他崇尚集体精神,将北京颁发的奖状留在县花木公司,以便向各级领导和来宾作介绍。朱能养是个荣辱不惊的教书人,他只要奖状上承认是他制作的也就满足了,因为在当时这就叫实事求是,即现在人们常说的“知识产权”。
奇石抱树
《老龙探海》虽在全国获奖,但朱能养依旧做他的三山小学校长,他从未萌生过靠树桩盆景暴富或荣升的奢望。尽管曾有人出天价来收购它,然而他不为所动,依然让它“待守闺中”,钟爱如子女,精心培育,朝夕相伴。
因工作需要,后来朱能养被调至一家校办文化企业搞营销。尽管他走南闯北较辛苦,却开阔了眼界,还常选购一些名花异草带回三山岛,美化家庭盆景园。假日空余,朱能养仍喜爱在山间崖畔转悠,用慧眼去发现值得采集的树桩老根。最使他兴奋的是,有一次他在山头乱石丛中见到一棵非同寻常的狗头榆,不仅形状奇特、粗壮厚重,更令他惊异的是此树桩竟浑然长在怪石中,分不清是树抱石还是石抱树。大自然中,愈是可遇不可求之物愈是难以轻易到手。头一天,朱能养对它简直无从下手,对这样的珍品不能有丝毫伤害,也无法叫家人或旁人帮助。一连7天,朱能养像对待珍贵的古化石一般用工具轻刨细掘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当此野榆怪石终于与山体分开之时,他喜累交加竟瘫坐在地。与精微的“老龙探海”相比,这是件庞然大物!桩粗石更沉,非一个瘦弱单薄的朱能养可独自搬回家的。然而,将坚如磐石的它剥离山体,却是愚公般的老朱一人所为呵!应该说,它是花木和水石两种盆景的有机化合物,朱能养特意为其冠以《树抱石、石抱树》之名。
在朱能养自家后天井的盆景园里,我不仅看到那棵为他带来殊荣的雀梅盆景《老龙探海》,还看到他的镇园之宝——仿佛天外来客的野榆盆景《树抱石、石抱树》。其体量之大,无现成的盆可容纳,老朱只能用水泥做了一口土盆,而论价值,它最起码应移植于用汉白玉雕成的石盆内。细观其树,形似经磨历劫的壮汉;再观其石,褐赭近墨,一如宇宙殒星的溅落物——可供地质学家考证太湖成因之说。闻讯前来的观赏者众多,向朱能养提出以重金购买者亦不少,当然,还惊动了苏州及吴地主管园林、城建的几位领导。至今,这三山虬枝和奇石仍安居在朱家后园里。其实,不仅这些堪称镇岛之宝的树桩与奇石纹丝未动,就连朱能养往昔从外地带回的杜鹃花等珍品,也还争奇吐艳地绽放在朱家庭院里呢!
将近半个世纪以来,作为人民教师的朱能养,不辞辛劳地为三山岛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,称得上桃李满天下。作为父亲的朱能养,与老伴一如既往相濡以沫,含辛茹苦地养育了两女一子,为国家输送了有用之材。而作为盆景艺术专家的朱能养,呕心沥血地采集并制作了上百盆形态各异的树桩盆景,其中《老龙探海》进京参展荣获全国奖;而深藏湖岛从未面世的《树抱石、石抱树》盆景,有朝一日走向世界,亦定能为我中华争光,它所蕴含的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足以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(责任编辑:太湖之间)
分享到:
顶一下
(65)
98.5%
踩一下
(1)
1.5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